<cite id="b4htn"></cite>

        人生屋
        心靈雞湯 詩·畫·話 流行·視覺 精英譚 新知探索 生活錦囊 成長視窗 人與社會 成功之鑰 世間感動 非常故事 勵志人物榜 浮世繪
        當前位置: 主頁 > 意林雜志 > 成長視窗 > 那個得不到認可的孩子有多難

        那個得不到認可的孩子有多難

        時間:2020-04-17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        剛上一年級的時候,我媽曾經斷言我以后是上不了大學的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那時我的成績可以用“一塌糊涂”來形容,我曾將其歸咎為年齡太小。但我那親愛的母親大人不這么覺得,在她那關于學習這件事過于久遠的記憶里,成績不好等同于懶惰、不努力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當時的班長是典型的“別人家的孩子”,長得好看,成績又好,每次家長會都是學生發言代表。最致命的是,她媽跟我媽還是老相識。開家長會成了我的噩夢,因為每次回家,我都要面對她的沉默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到現在我還覺得,一個人表達不滿,最有力的不是語言,而是沉默,是比鞭子還要傷人的冷暴力。就是這種壓抑的沉默,讓我一邊懷念更小的時候遭受的板子,一邊戰戰兢兢地數著距離長大的日子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四年級的時候,我突然就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脈,之前怎么都看不懂的加減乘除題像喝水一樣簡單,答案自然地涌入我的腦中。老師打滿A的作業、一張張90+的試卷,還有口頭作文比賽二等獎的證書……我興沖沖地跑回家,她卻只是簡單地掃了一眼,就把證書放到一邊:“我聽你們老師說了,本來再堅持一會兒還能拿個一等獎……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想一定是我做得還不夠好,才會讓她轉身前的表情那么失望。落日的余暉灑在院子里的青苔上,我的童年就此遠去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不再需要別人提醒,每天放學了,我就自己搬一張小凳子坐在床邊靜靜地寫作業。有時候聽著窗外嬉鬧的聲音,腦海里就會浮現她那天的背影。我的名次越來越靠前,直到占據年級榜首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并沒有松一口氣,我知道她一定還不滿意,我必須考上重點高中?囍o緊的一根弦,我順利地以第一名的成績考上當地的重點高中。無數次的第一名讓我建立起自信,直到高中生活的到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理科思維明顯處于劣勢,我卻還是聽從家人安排選擇了理科。在重點班里每天過得小心翼翼,連最愛的語文課我也逐漸對它失去興趣。我永遠忘記不了從課代表手上接過打著“58分”物理試卷的那一刻,之前建立的世界轟然倒塌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迅速把卷子塞到抽屜里,拿出課外書假裝毫不在乎,心臟卻難受得幾乎揪到一塊兒去。我變得越來越不愛說話,陷入自卑與自負交織的旋渦中無法自拔……
          
          大二那年,學校有個全國性課程比賽的海選。有個聲音一直在試圖勸我放棄:優秀的人那么多,怎么能輪到你呢?即便那門課我的績點是全班第一。每當我拿出資料想復習的時候,那種自卑就像錘子一樣一重接一重地敲在心上,努力的欲望瞬間煙消云散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開始陷入無比瘋狂的焦慮?粗磉叺娜藢W習、搞科研、參加各種競賽,他們越往前走,我越覺得他們的世界遙不可及。有一天晚上因為社團工作沒有學習,我在床上輾轉反側,一種難以名狀的罪惡感從心底冒出來,有個聲音在腦海里一直揮之不去:“你為什么不能再努力點兒?”連不夠努力也成了自我指控的緣由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有一次回家,大人們在談論孩子教育問題,我開玩笑地說:“媽,你以前對我打擊挺大的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媽笑著說:“那還不是為了防止你驕傲。要不是我的‘打擊’,你能考上大學嗎?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笑著說“是啊”,眼角卻有一股難以抑制的液體試圖噴涌而出。我沒有告訴她,因為她的打壓式教育,我這些年苦苦尋覓被認可,一直生活在別人的陰影之下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有句話說得挺好:“被打擊的孩子,不是更強大了,而是更硬了。軟則韌,硬易折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所渴望的,早落在了年少的沉默里。

        推薦內容
        熱點內容
        电影天堂b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