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b4htn"></cite>

        人生屋
        故事會笑話 第一推薦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鐘典藏故事 民間故事 海外故事 中國新傳說 開卷故事 懸念故事
        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會 > 民間故事 > 天下第一針

        天下第一針

        時間:2020-04-09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        壽光縣有個劉郎中,醫術高明,尤其精通針灸之術,方圓百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有一年,青州知府的愛妾突發重病,青州城無醫能治,便抱著試試看的心態,派人大老遠來壽光請劉郎中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劉郎中的本事不是吹的,在“青州府”住了半月不到,知府愛妾的頑疾徹底根除了。為了表達感激之情,知府特意為劉郎中揮筆寫下了“天下第一針”的招牌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常言道,樹大招風,人能招妒。招牌掛出不久,劉郎中就迎來了不順心的事——壽光的同行們聯合起來,找上家門要跟他“打擂臺”,比誰的針法高超。因為,自打“天下第一針”的招牌掛出后,劉郎中門前天天排長龍,其他醫館卻門可羅雀,同行們再不撕破臉皮,八成得歇業了。這下,“天下第一針”更熱鬧了,一邊是身體不適急需診治的病人,一邊是心里不服等待答復的同行。哪容得猶豫,所以,劉郎中即使不樂意,也只能把二月二打擂臺的事應了下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二月二,龍抬頭,是趕集逛廟會的日子,城里人山人海游人如織。郎中們打擂臺這事,起初沒幾個人注意,喜慶的日子里也很少有人愿意挨扎、當“道具”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尷尬地挨到了午飯后,幾個年長的郎中撐不住了,正嚷嚷著要散場之際,突然遠處傳來“讓一讓”的喊聲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循聲望去,幾個大漢抬來了一個醉鬼。那醉鬼也不知喝了多少酒,四仰八叉躺在門板上,氣都喘不勻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有好戲可瞧,圍觀者猛然增多,人們期盼著郎中們亮出解酒高招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人命關天,大意不得。“病去堂”的徐郎中連忙拔出銀針,扎向了醉漢的“天柱、風池”兩穴,此二穴主中風治頭疼,對醉酒和麻痹特別管用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回春堂”的李郎中也不簡單,他深知醉酒除了神經的原因外,還有臟腑積蓄烈酒的緣故,因而,他把銀針用在了醉鬼腹部的“天樞穴”和“中脘穴”,以便疏通腸胃,輔助消化……
          
          誰料,幾個郎中忙碌了好大一會兒,醉鬼不僅不見好轉,反而因為被針刺了穴位,吐了起來,臉上、脖子上,到處都是嘔吐物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這時,臺下突然有人喊了一句“請劉郎中取針”。至此,人們才發現,身材瘦小的劉郎中一直沒有插手的機會,急得干跺腳呢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聽到臺下的呼喊聲,劉郎中趕緊趁機擠過去,先把不省人事的醉鬼擺成側臥姿勢,然后,取出一根銀針,刺向了“百會穴”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百會穴”位于頭部正中,所謂天之門戶,被冠之“諸陽之會,陽脈之海”。針刺此穴,可以升陽益氣,醒腦提神,一穴通全身。不過,因其部位特殊,用針必須慎之又慎,下針輕了,不起作用;下針重了,會導致經脈受損。此外,醉鬼又因嘔吐而身子抽動,更是難上加難,動作快了,穴位識別不清;動作慢了,銀針不折便彎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但見劉郎中手捏銀針,時急時徐,輕重有度,行內人一看便知他深曉子午搗臼之法、盡得龍虎交戰之妙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劉郎中一番捻、轉、提、插后,醉鬼終于睜開了眼睛,搖搖晃晃站起身來……
          
          目送醉鬼離開,劉郎中剛擦了一把汗,臺下又傳來一個聲音:“還請各位為小老兒診治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人們定睛細看,說話的是一個蓬頭垢面的拄杖老人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徐郎中急忙跑下臺去,攙著老人上了臺。老人坐定后,大家方看出老人的病癥——眼疾,內障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郎中們又是一擁而上,徐郎中把針用在老人眼眶下邊的“承泣穴”,李郎中將針捻入內眼角里側的“睛明穴”,梁郎中捏針插入外眼角外側的“瞳子髎”……
          
          幾個郎中折騰了一陣,老人被扎得齜牙咧嘴,不停地喊疼,褲子都差點兒被抓爛了,可眼前還是模糊不清。臺下的人們看不下去了,又有人喊道:“請劉郎中取針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在一片叫好聲中,劉郎中緩緩走到老人跟前停了下來,把本已擦拭干凈的銀針擲在地上,向臺下拱手道:“我認輸了,‘天下第一針’的招牌我讓給‘病去堂’的徐掌柜。”說罷,劉郎中向內障老人深鞠一躬,起身告辭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看到這個結局,人們無不驚愕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治療醉鬼的那一場,技高一籌的明明是劉郎中!就算是治療眼疾“敗下陣”來,也只能說是打了個平手,怎么就輕易放棄了呢?他唱的是哪出戲?
          
          更令人不解的是,比賽結束當天,劉郎中離開了壽光縣。有人說,劉郎中受同行們的擠對,自知留下來無趣;有人說,打擂有規定,針不走同穴,別人總搶在前頭占穴位,他早晚得輸;還有人說,劉郎中本來是徒有虛名,守擂不成,只能逃之夭夭……
          
          劉郎中的去處是百里之外的沂蒙山,他改行做了獸醫,天天鉆在牛羊群里,壽光縣里很多牛羊販子在蒙陰一帶見過他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大家為劉郎中感到惋惜,并沒有人太為他牽腸掛肚。徐郎中等也都是醫術高超,“天下第一針”的招牌掛門頭,掌柜心里就有底氣,病人心里也就踏實,只要能看好病,郎中姓徐還是姓劉無所謂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一年后,正當壽光百姓把“郎中打擂臺”之事淡忘時,劉郎中回來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那天,徐郎中正在給人治病,門外來了個瘦猴兒,抬眼一看,竟是舊日冤家劉郎中。劉郎中進屋就表明來意——他要挑戰壽光所有郎中,比賽的內容還是治療內障,規則是一局定輸贏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籌碼呢?還是‘天下第一針’的招牌?”徐郎中訕笑道。

        推薦內容
        熱點內容
        电影天堂b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