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b4htn"></cite>

        人生屋
        文苑 人物 社會 人生 生活 文明 點滴
        當前位置: 主頁 > 讀者文摘 > 生活 > 看著阿嬤的背影

        看著阿嬤的背影

        時間:2020-04-17 作者:未詳 點擊:

          在佐賀居住了8年,回到廣島的母親身邊之后,我依然是外婆的孩子。暑假時必定回到佐賀,和外婆多說說話,幫忙干地里的農活。因此,當年我帶著當時的女友、現在的老婆離家出走時,投奔的地方就是外婆家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因為除了外婆家,我們無處可去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歡迎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外婆看我帶著個姑娘,并未露出狐疑的表情,依然笑嘻嘻地迎接我們。我不敢說我們是私奔,只是說想離開廣島,到別的地方找工作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外婆聽了就說:“哦,你沒有學歷,就往東邊去吧,東邊的勞動力需求大。”隨口勸我往東邊發展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們家地處九州島,往東邊走就是本州島,我們也真的聽從了外婆的建議,從佐賀一直向東行。到了關西,第一次進戲園子就遇到相聲這門藝術。當時舞臺上表演的是笑福亭仁鶴、中田袖扣、西川安司、西川清司等著名藝人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深深為相聲藝人的舞臺風采所著迷。沒任何根據,只想著“我好像也能行”,我就立刻拜在了島田師父的門下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最早在大阪租住的房子只有四個半榻榻米大,月租4000日元。相比之下,外婆家雖然窮,但住的是自己的房子,只要有吃的就能過活。都市生活的開銷卻很大,睡覺的地方一個榻榻米大小都要1000日元,我很快便對都市生活感到不安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而且我們是離家出走,在陌生的城市,遷入新居也沒人為我們祝賀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只寫了封信將我的新住址告知外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她立刻回信問我:“過得還好吧?”并且不經意地在信紙下方用飯粒粘著3000日元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房租要4000日元,這3000日元讓我大為感激。我如果說,當時我立刻就把錢換成了米下鍋,大家可能就知道我過的是什么日子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一邊學相聲,一邊打工,半年很快過去了。我心想,女友父母的怒氣也該消了吧,于是帶她回到廣島,求她父母讓我們結婚?墒,哪家父母愿意把女兒交給還在學相聲、沒有固定收入的男人呢?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我們能把女兒交給你這個來歷不明的家伙嗎?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他們余怒未消,我們的婚事依然沒有進展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們只好再度垂頭喪氣地回到外婆家。我想,外婆應該已經從我母親那里知道了我們是離家出走的,所以,我這次老實地向她道歉說:“阿嬤,對不起,我們離家出走了,謝謝你的錢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外婆以從未有過的嚴肅表情,生氣地說:“人必須按自己想要的方式過活,不要跟我道歉,昭廣,因為那是你自己的人生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還在學相聲,以后會怎樣自己也不知道,結婚一事更是遭到大家的反對,外婆這句話對落魄的我來說,真的是救星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一年后,我成為關西走紅的相聲演員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可是新人的收入并不多,我有了小孩,生活就是日復一日地“白天上臺表演、晚上兼職”。當時,晚上能做的工作只有餐飲服務員和卡車司機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兩種工作都很辛苦,不過做餐飲服務員,晚上偶爾可以接些相聲表演的活兒,時間也比較自由,還可以利用剩下的小菜果腹,客人也會給小費,所以我到酒館上班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酒館打烊后已經沒有電車,坐出租車又太貴,我就躺在沙發上,熬到天亮,然后搭早班電車回家,洗過澡,換好衣服,又走上舞臺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老實說,我能夠堅持下來,是因為見過每天早上4點鐘就起來打掃的外婆。如果沒有看到過那樣努力生活的外婆,我早就低頭認輸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當然,外婆那句“人必須按自己想要的方式過活”,也不斷激勵著我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因為有過那些經歷,所以我不想強迫孩子接受我的想法。我相信,只要自己努力奮斗,孩子以我為榜樣,就不會學壞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托老天的福,我的兒女都順順利利地長大成人。尤其是女兒,因照顧她外婆的機緣,成為一名護理師,我很高興能把她教得這么好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不過,正當以為萬事順遂時,卻發生了一件讓我郁悶的事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電視臺的《拜訪府上》節目要來采訪我,我在家里等待攝制小組。太太和女兒都刻意裝扮,因為家人也會上鏡露一露臉,她們才特地裝扮的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沒想到節目開錄時,女兒突然撲通一聲跪到我面前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“我要向爸爸坦白。我有個交往3年的男朋友,我想和他結婚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交往3年了?結婚?乍聽到這些,我的腦袋一片空白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可是攝像機正對著我,等著我的反應。沒辦法,我故作平靜地說:“讓你3年來都不敢坦白,造成這種狀況,是我這個做爸爸的不好,對不起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節目變成快樂大結局。等攝制小組回去以后,我立刻對女兒發火:“為什么3年來都悶聲不說……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沒過幾天,在新干線上,一個看到節目的大媽對我說:“洋七,你好棒,能那樣對待瞞住你實情的女兒。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我不禁微微臉紅,暗自反。耗鞘桥畠旱娜松,我不該干涉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話雖如此,但3年來,全家只有我被蒙在鼓里,我不發什么大脾氣,只是鬧一鬧別扭,總該原諒我吧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兒子當然也會經歷男孩的反抗期,不過通常兩三天就沒事了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有這么一天。我一進門就聽到兒子大喊:“老媽,把那個給我拿來!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這家伙,我不在家時,竟敢這樣對他母親頤指氣使。這豈能不好好教訓一下!我以不遜于他的嗓門大吼回去:“你在跟誰說話!她在做你媽以前,是我的女人!”同時一巴掌扇過去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他生氣地瞪著我?墒,他大概也知道自己錯了,乖乖反省。兩天后他恢復了精神,還跟我說‘你竟然真的打我,好可怕。’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雖然我明白不要干預孩子,但我畢竟是父親,這種時候還是得教訓一下他。我為此深感驕傲,兒子不久之后即去加拿大留學了,他寫信回來說:“爸,你好嗎?還有,爸的女人好嗎?”
          
          真是拿他沒辦法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這件事讓我明白,他果然是看著我的背影長大的。

        推薦內容
        熱點內容
        电影天堂bt